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

女神一夜变骗子:我们的朋友圈正被草根微商摧毁

时间:2015年05月14日 编辑:1010电脑店 浏览:

从女神到女骗子就差了一张面膜。

22岁的周梦晗,河南商丘人,皮肤白皙、五官精致、长发飘飘,曾赴奥地利留学,积累了10万粉丝,回国后通过微信朋友圈售卖面膜。今年2月,众多买家投诉其售卖劣质面膜致多人毁容,周梦晗随后便销声匿迹。
周梦晗的致富经历,堪称2000万草根微商从小做大的“励志典范”——她曾自称卖面膜收入“虽然没有达到一年8位数,但是也不远了”,如果不是被买家粉丝声讨,周梦晗将在微商致富的道路上一路狂奔。
周梦晗消失了,但朋友圈里和周梦晗一样的“网红”们以及她们的“微商事业”,仍在继续。而在这些所谓财富梦想背后,是无处不在的杀熟欺诈,是质量粗劣暴利惊人的“三无产品”,是层层压迫的传销式商业模式,更是正在摧毁因为信任而建立起来的朋友圈。
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,对草根微商乱象频频的电商新势力而言,如何让2000万草根微商规范有序而非野蛮生长,避免朋友圈成为三无产品、传销的“法外之地”,已成为摆在社会和有关部门面前的重要考题。

 点击浏览下一页

小微商“拉拉”的财富梦想

“找工作第一先看你的脸,找对象第一先看你的脸,买衣服第一先看你的脸,连拍个照片传个朋友圈都先看你的脸......这是一个拼脸的时代,XXX面膜满足你的所有要求!”
 这是草根微商“拉拉”在某咖啡馆与记者见面前刚发到朋友圈的营销文案,很有些文采飞扬,但朋友圈天天发,诸多朋友实在有些厌烦,将张拉拉拉进了黑名单之中。
 但张拉拉也没办法,这种“脑洞大开”的文案,并不是她的原创。她吐出一口烟圈,淡淡说既然做了微商,“就不要怕什么害羞,不要怕朋友的异样眼光,更不要怕拉黑。” 
 这与过去的她截然不同了。2013年9月底,记者在丽江泸沽湖认识了张拉拉,那时的拉拉在一头秀发掩盖下,与陌生人一说话就脸红,还没有学会吸烟。但现在她每天除了在朋友圈发布面膜消息,用各种美图秀秀后的自拍美照外,就是认真学习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微商营销技巧,通过微博、贴吧等各种方式试图“炒红”自己。
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靠美照是吸引眼球最直接的方式。周梦晗正是最典型的个案,出生于河南商丘的周梦晗被称为“准富二代”,15岁时前往奥地利留学,2014年夏天回国在朋友圈卖面膜。得益于殷实家境和天使面孔,周梦晗相继在微博、美拍、天涯上传各色美照和41部视频,制造热门话题,运作微博加V吸引人气,炒红之后再把粉丝导流到微博和微信上。当然,炒作中她也没忘谈及美容秘籍,推荐自己千尝百试后“效果杠杠的”蚕丝面膜。

被数十万粉丝看做女神和美容教母的周梦晗无疑有着巨大的蛊惑力,为她带了不菲财富。她曾在朋友圈分享支付宝的对账单,其中2014年12月的支出就近5万元。她还说“……现在(卖面膜)的成绩虽然没有达到一年8位数,但是也不远了。”

 周梦晗不过是众多草根微商致富的代表而已,那些或真或假的“小人物能通过朋友圈快速致富”、“90后微商,60天5000变10万”的种种故事,产生了强大的示范效应,吸引更多的人投身其中。
     2014年7月,拉拉正是在这样的“财富梦想”中,不甘于“每月四五千元”的白领生活,变成了一名销售面膜为主的草根微商——所谓的草根微商,是指基于微信这个社交平台,以最原始的人际之间的几何级传播进行商品营销和销售,最被人熟知的形式便是“朋友圈卖面膜”。
 “微商这么火,面膜功不可没,最初的微商就是面膜撑起来的。”一位电商界观察人士说,同时刘嘉玲、郭德纲、伊能静等一些娱乐界名人纷纷成立面膜公司并亲自代言,更让这个市场炙手可热。
 
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。深圳触电电子商务创始人龚文祥透露的数字是,微商80%是卖面膜的,他估计微信上卖面膜的个人卖家已达800万。一些企业公布的代理数据更为夸张,据称为2014年微信最火面膜之一的俏十岁就表示,仅仅是销售俏十岁的“微商”就有两三百万人。
 
面膜能成为微商赚钱之首,有奇特殊的原因。在开始做微商时,拉拉开了两个账号,一个做面膜等护肤品,一个做奢侈品包包。奢侈品号刷了一个月都没有任何交易,后来就自己关了。“大家发现其实现在微商里最赚钱的微营销产品就是:面膜,要么就是护肤品。第一,面膜等使用频率高,重复购买率高;第二,是高保利;第三,这个说实话用了就是用了,见效慢,或者用了没效果也没关系......”电商观察人士“万能的大熊”说。
 
在成为微商后的第二天,拉拉就卖掉了第一盒面膜,挣了50块。那款面膜曾因朋友圈疯狂刷屏一炮而红。拉拉没有透露自己每个月的详细收入,但她表示自己早已摆脱了“每月四五千元”的无聊生活,而她今年的最新梦想,则是购入自己觊觎已久的奥迪Q5轿车。